1. 主页
  2. 政治
  3. 移民

【专访】 联邦自由党候选人叶嘉丽:我是个积极正面的人,热爱我的社区

叶嘉丽与自由党候选人胡森挨家挨户敲门,与选民沟通。

联邦自由党候选人叶嘉丽与胡森挨家挨户敲门,与选民沟通。

照片:Radio-Canada / @JeanYip3 Twitter/Sacha

Yan Liang

“进入政坛是希望完成我去世的先生陈家诺没有完成的事情”;“请为我们的未来投票”

星期一(9月6号)是加拿大的劳动节。大多伦多士嘉堡-爱静阁选区的联邦自由党候选人叶嘉丽(Jean Yip)继续她的竞选拉票活动。中午,加广中文台的记者来到位于Ivy Bush街的叶嘉丽竞选办公室。几十名竞选义工已经开始忙碌准备当天的敲门拉票活动。一辆雪糕车停在中心门外,为义工们提供雪糕,也带来很多欢笑。

由于疫情限制,义工们戴着口罩,尽量保持距离。

叶嘉丽穿着件红色T恤衫,黑色七分裤,匆匆下了汽车,停下来和每一位义工打招呼。

在现场的已退休前士嘉堡-爱静阁选区省议员盖里·菲利普斯(Gerry Phillips)和选民玛莎女士(Robin Mather)告诉我,叶嘉丽就在士嘉堡-爱静阁选区长大,是这个社区的一份子,真的关注这个社区,也因此得到他们的支持。

叶嘉丽(中)与支持者菲利普斯(右),玛莎女士(右二),以及竞选团队Sacha(左一)等出发拜票前合影。

叶嘉丽(中)与支持者菲利普斯(右),玛莎女士(右二),以及竞选团队Sacha(左一)等出发拜票前合影。

照片:Radio-Canada

正巧,前自由党联邦政府的家庭、儿童社会发展部部长艾哈迈德·胡森(Ahmed Hussen)忽然现身,帮助叶嘉丽拉票助选。

叶嘉丽的竞选助理Sacha告诉我,叶嘉丽一周竞选七天,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与义工挨家挨户敲门动员投票和拉动支持者,还参与网上的各种竞选活动。

一行人开车到达Chester Le街的一处社区,叶嘉丽和胡森两人一起敲门和选民见面。竞选义工手上有选民的信息,这个区他们之前来过,这次主要是希望能够见到上次敲门错过的一些选民。

有一位讲粤语的女士在门口和叶嘉丽长时间交谈,主要谈及的是可负担住房的问题。

叶嘉丽于是告诉她,自由党在这个方面会出台的措施,包括禁止外国投资,从租房到拥房项目,以及对第一次拥有住房人士的帮助等。

叶嘉丽告诉加广中文台,自己拉票时会和每一位在街上的民众交谈。在一幢房子前面,她走过去和两名在玩球的少女打招呼交谈,问她们的家人和开学的情况。她说,我会给每一个敲门但不在家的民众留下卡片,写上:嗨!很抱歉,错过了你。

叶嘉丽给错过的选民留下看片,右下角写着:嗨!很抱歉,错过了你。

叶嘉丽给错过的选民留下看片,右下角写着:嗨!很抱歉,错过了你。

照片:Radio-Canada / Yan Liang

士嘉堡-爱静阁选区总人口超过10.5万人,当中有69401位选民,而叶嘉丽和团队已经与当中的八千选民接触过,而且希望在接下来的近两周时间,可以动员更多选民投票。

叶嘉丽与选民夫妇以及义工。

叶嘉丽与选民夫妇以及义工。

照片:Radio-Canada / Yan Liang

叶嘉丽的丈夫陈家诺(Arnold Chan)曾担任该选区联邦议员,但他不幸因癌症于2017年9月去世。之后,叶嘉丽代表自由党出战同一选区,并在补选中获得成功。接着,她在2019年,再次赢得了该选区的联邦议席。她毕业于多伦多大学。两人有三个儿子,都已经进入大学学习。

在这样忙碌的竞选活动间歇,叶嘉丽接受了我的采访:

问:你是否还记得自己希望成为政治人物的时刻?

叶嘉丽表示,对我来说,决定竞选议员,是因为我意识到,我去世的丈夫陈家诺在政坛所做的事情需要继续下去。可能很多人都了解,他因癌症去世的时候,还没有做满自己的任期。我感受很多到来自士嘉堡-爱静阁社区的支持与爱,我觉得需要回馈社区。

问:三年多联邦议员生涯中,你最难忘的事情?

叶嘉丽首先提及的就是今年六月,联邦、安大略省、以及多伦多市政府宣布共同投资6700万元,兴建The Bridletowne 社区中心。当中,联邦政府推出的基础建设加拿大项目拨出了2680万,保证了这个项目的继续。这一项目将于2023年正式动工,到2025年完工。

The Bridletowne社区中心总面积达到近9290平方米,包括了YMCA的健身房和游泳馆,为社区儿童和老人提供活动空间。而它的另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是士嘉堡健康网络Scarborough Health Network (SHN),提供基本医疗的政所和SHN的整个透析洗肾中心。

叶嘉丽表示,我非常高兴,我保证了对这个社区中心基建项目的联邦部分拨款,能够为更多社区人士提供实实在在的帮助。

叶嘉丽曾在之前的采访中介绍,这个社区项目是她从政的一个原因,因为这是陈家诺的心愿。陈家诺曾为这个中心争取土地和拨款,但是还未等项目开始就去世了。

之后,这个项目又延宕几年,很多人都觉得项目没有希望了,但叶嘉丽从不放弃,表示自己对此充满希望和愿景

谈及自己的政治生涯,她对加广中文台表示,非常宝贵的一部分是,能代表社区的利益。我们的社区有很多老人,我担任自由党长者委员会的共同主席,倡导老年人议题,比如65岁到70岁依赖收入保证补助(Guaranteed income supplement,GIS)的老人需要多一些收入支持,再比如老人公寓,税务抵免等等,希望我们的老人能在一个安全环境中,享受晚年。

在今年的竞选活动中,她的重点议题还包括可负担住房,全国性儿童托儿项目,疫情经济恢复等。

叶嘉丽向记者介绍当天的义工团队。

叶嘉丽向记者介绍当天的义工团队。

照片:Radio-Canada / Domenic P

问:您是联邦议会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的成员之一,是否可以谈谈自由党未来的中国政策。

叶嘉丽表示,加拿大政府一直关注被中国关押的两名麦克,他俩始终在我们心中,希望能让他们回家。同时,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加拿大的多边政策,与其他民主国家一道来支持人权,保护我们的公民,比如,我们要记住,有30万加拿大人住在香港。最近一年,自由党政府提供了非常强有力的移民政策,支持香港人。

当然,我们会继续关注维吾尔人和西藏的人权。

问:今年的竞选中,亚裔面临仇视、歧视亚裔的行动。这个议题上,你给选民的信息是什么?

叶嘉丽表示,自由党如果再次当选,会继续目前政府所作的努力,比如网上的仇恨犯罪,儿童色情犯罪等。我们会继续反对伊斯兰恐惧,反犹主义,以及针对原住民、黑人、以及亚裔的仇恨。她也在全加拿大范围呼吁,资助反种族主义的社区项目。

问:作为女性与有色族裔,从政生涯中是否感觉格外的压力?

叶嘉丽表示,自己支持女性候选人,支持各级选举中的有色族裔女性候选人。无论是联邦、省、或是市政府,女性候选人需要我的支持或建议,我都会尽我所能提供帮助。

我个人的经验是,作为一名女性政治人物,可能比做一名少数族裔政治人物更加艰难 —— 这听上去可能会令你惊讶。
叶嘉丽

当然,我得到了其他女性政治人物的支持,以及很多男性政治人物的支持,比如今天现身为我助选的胡森。我想说,我们需要相互支持,令我们更加多元 —— 目前联邦议会议员的构成还无法完全反应加拿大社会。

这是叶嘉丽的第三次选战了。她表示,比起前两次,选民对她更加熟悉了,因为她担任联邦议员已经三年多,选民也看到她所作的工作,了解她真正关注社区。

她称,今年选举与众不同,还有一个因素是正在新冠疫情期。这一年多以来,大家都不容易。她每个星期都在召集募捐,为社区内的医院,为长期护理院,为非牟利机构,还有召集为五个食品银行包装食品等。

她说,尽管这不是我的工作,是我主动承担这些,是因为我非常关心这个社区,我很担心。

她同时还希望保证每个人都接种疫苗,为此倡导士嘉堡健康中心提供流动疫苗接种服务。

问:你如何形容你自己?

我是一个积极正面的人,我深深地关心和关注我的社区,无论是老人,还是年轻人,有孩子的家庭,小企业主,也希望大家能够支持自由党的进步主义政策。
叶嘉丽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扫街拜票,叶嘉丽和两名义工在路边与我道别,她们还要到其他街区继续敲门拉票,不过,她看上去依然很有热情与激情。

9月20日是加拿大联邦大选投票日,目前可以说进入了冲刺阶段。

叶嘉丽表示,让加拿大人用选票来选择,大家都要投票,这是投给自己的未来。当然,我希望你选择的是自由党。

16岁的华裔女孩Lisa来为叶嘉丽做义工。

16岁的华裔女孩Lisa来为叶嘉丽做义工。

照片:Radio-Canada / Yan Liang

Yan Liang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