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政治
  3. 联邦选举

#遇见候选人 联邦自由党候选人董晗鹏:润物细无声的改变令我很有成就感

代表联邦自由党参选的Don Valley North选区候选人董晗鹏 (Han Dong)。

代表联邦自由党参选的Don Valley North选区候选人董晗鹏 (Han Dong)。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Han Dong Team

RCI

“我认为,系统化的歧视就应该要从系统中找答案。我在加拿大遗产部委员会提出一个动议,联邦需要做一个详细的调查和听证,有一个报告,提出建议... 无论哪个党执政,都遵照这个建议,看看还有哪些没有做到,以消除系统性歧视。”

#遇见候选人 今年联邦大选期间,本台将陆续采访来自各个政党中的华裔候选人,让大家对他们有基本的了解。

今日嘉宾:董晗鹏(Han Dong)七零年代出生在上海,13岁随父母移民加拿大。2014年当选安大略省议员;2019年,当选联邦自由党议会议员。今年,继续代表自由党竞选Don Valley North联邦议员。

更多信息:董晗鹏竞选网站 (新窗口)

8月20日,联邦自由党华裔候选人媒体见面会。

8月20日,联邦自由党华裔候选人媒体见面会。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Han Dong Team

问:是否记得自己希望成为一个政治人物,希望参选的想法是怎么来的?

董晗鹏:我在读书的时候接触到了一些加拿大的国会议员和部长,也参加他们的竞选活动,那时候,说中文的义工不多,所以他们经常会咨询我对华人社区的一些建议,包括移民安置,新移民就业。我开始收集一些资料提供他们。

我感觉,可以和立法者直接接触,然后看到哪怕是很微小的变化,觉得在加拿大这个民主系统下,可以通过自己的想法,改变一些状况,会感觉非常有成就感。

之后,我在国会议员办公室以及省政府工作,更觉得贴近立法程序、各种各样政策的拟定和落实的步骤,开始让我真正把从政当作一个事业方向。

问:从2014年当选省议员,到现在,作为联邦议员,有哪些经历令你难忘?

董晗鹏:省议员的经历是非常难得的,作为后座议员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通过私人法案,督促政府,或者启发政府做一些立法的改变。

我做省议员的时候,曾经提出一项私人法案,由政府来规范验房师(home inspector)这个行业。

2017年,我提出的电梯修缮法案,大家可能比较熟悉。此法案在2018年获得通过。安大略省政府因此对全省的电梯状况进行调查,法案就如何保障紧急电梯使用,承包商确保电梯得到充分维护等做出了规定。

2018年,我提出一项法规改动,让初创企业在物业税务方面得到政府的帮助。

这或许不是很大的事情,但润物细无声,这些具体事情帮助到社区,也让我觉得很有成就感。
董晗鹏

从2019年担任联邦议员以来,我也是一直关注社区,比如社区中心,帮助弱势群体,帮助少数族裔就业,我都能帮助他们申请到经费,让他们的项目可以延续下去,为社区老年人青年人带来福利,也令我很有满足感。

我觉得,在众多从政者当中,我喜欢大型宏观政策的细节如何落实,如何做到真正改善民众的生活和工作。比如在疫情期,政府关闭边境,限制非必需的旅行,但我留意到,这将影响到相当多的留学生。于是我做出提议,一个很小的修改,大量留学生群体受益。

问:今年的大选,在你的Don Valley North选区,主要的竞选议题包括些什么?为什么?

董晗鹏:我代表的是自由党,自由党有周全的政纲。

而我和选民主要还是谈谈他们关心的问题,比如经济复苏,帮助就业。自由党政纲中有哪些是帮助小企业的,帮助失业人士再就业的,帮助年轻人的学费或者就业的问题。

还有帮助老年人,疫情之后,我发现,物价上涨给老年人带来了挑战。

此外,就是加拿大住房问题,可负担住房问题。

当然,有个很大的大家关注的问题就是气候变化。

我提到的这些议题,自由党政纲里都有细致的可行的解决方案,而我会挑出一些最有亮点的话题和选民解释。

比如说,气候变化问题,自由党承诺,在2035年,新上市的汽车都将实现零排放。要达到这个目标,自由党已经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兴建了很多充电桩。

再有提出对学生贷款永久零利息等政策。

联邦层面的很多政策是通过省市政府实现的,所以,很多时候选民对联邦政策带来的益处,可能感受比较少。

问:最近一年,华裔民众除了疫情民生,也很关注加中关系紧张,仇视亚裔行为增加。对此你的看法如何呢?

董晗鹏:首先,我是个华裔候选人,来自大陆,当然会受到关注,也得到很多民众鼓励。

我当选是为服务我选区的民众,这是我的工作

但不可避免,在亚裔歧视问题上,所有人,只要是一张亚裔的脸,都可能遇到歧视。

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每一次加中关系不友好或者疫情,或者有什么意外,都会有华裔受到歧视,然后大家会出来抗争,但运动结束之后,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

我认为,系统化的歧视就应该要从系统中找答案。我在加拿大遗产部委员会提出一个动议,联邦需要做一个详细的调查和听证,有一个报告,提出建议,这个报告会存档。希望联邦政府,无论哪个党执政,都可以遵照这个建议,我们来看看还有哪些没有做到,消除系统性歧视。
董晗鹏

在联邦反种族歧视项目中,提到了伊斯兰恐惧、同性恋仇视、对原住民歧视、对黑人歧视,但缺少了亚裔歧视。我提出要求,要加上对亚裔的歧视,这会让亚裔平权组织在申请经费时得到帮助。在六月份,政府的网站上有了更新。

联邦自由党还提出建议,就如何监控网上的仇恨言论立法。这样会让执法更加方便。

在加中关系方面,我认为,作为华裔加拿大人,不希望看到两方关系再恶化下去,双方都应该以事论事、实事求是的态度,互相尊重,继续沟通。

我认为,保守党的党魁和一些国会议员,提及的一些中国政策是比较激进的,这对救出两位麦克并没有很大的帮助,反而会使沟通更具有挑战。

激进的方式在外交和国际关系上,我觉得永远都是起着反面的作用。加拿大作为一个中等实力的国家,作为一个有很强价值观的国家,包括人权、自由、法治价值观,是有很明显的标志性的,我们完全可以利用多边合作,展开沟通,通过外交途径和中国以及其他任何国家交往。

问:今年联邦大选,四个政党的华裔候选人人数还不到上一届——2019年大选的一半。这对华裔参政是不是一种打击?你怎么看?

董晗鹏:我在华裔的社交平台上看到,很多人呼吁华裔投票。

二战时期,很多华裔自愿加入了加拿大军队,打了太平洋战争,他们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让华裔加拿大人争取政治地位,争取投票权。

经过不断牺牲和努力,华裔终于在1947年得到了投票权。

他们的故事对我一个新移民成为国会议员的人来说,是非常感动的。

我认为,华裔在过去这些年,政治成熟度和对政治的关注度,经过历次选举,都是在不断提高的。

我现在敲选民的门,能够感受到,比起十年十五年前,成熟度上是有了很大提高,他们的问题会更加细化,能够感觉到,他们对政治的认知。

我现在的义工团体中,有很多的华裔义工。有些来自我的选区,是支持我的,毕竟民主社会参选还是需要承受很大压力的。也有很多家长带着孩子来,倒不是说,孩子们以后要参政,而是说,至少他们了解竞选和投票是怎么回事。

再比如说,对民主程序感兴趣的留学生朋友也有很多加入团队的。这让我想到我的少年时期,也是通过做义工走上政坛的。

某一年的参选华人候选人的数量是不能完全代表华人对政治感兴趣的程度,我觉得,最终整个社区通过投票的数量,体现出我们在加拿大政坛的力量。
董晗鹏

董晗鹏最后呼吁大家投票,可以提前投票,可以邮寄选票,保护好自己,做到安全投票。

竞选期间,董晗鹏与团队义工。via推特 @handongontario

竞选期间,董晗鹏与团队义工。via推特 @handongontario

照片:Radio-Canada / Han Dong Twitter

(以上发言仅代表嘉宾观点)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