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艺术
  3. 移民

加拿大导演贾宥廷 :《哭悲》原本是我想送给台湾的礼物

《哭悲》女主角,雷嘉汭饰演。

《哭悲》女主角,雷嘉汭饰演。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Fantasia

Yan Liang

贾宥廷(Rob Jabbaz)导演处女作因暴力血腥引发争议;被“金马奖”拒绝。

在蒙特利尔奇幻电影节(Fantasia Festival)上,看到了加拿大导演贾宥廷(Rob Jabbaz)处女作、丧尸片《哭悲,The Sadness》—— 这部片子因极度的暴力和血腥引发争议。

而这部台湾出品的电影,导演是来自安大略密西沙加市的贾宥廷(Rob Jabbaz)。

之前,这部电影刚入选洛迦诺电影节(Locarno Film Festival)非竞赛单元,除了奇幻电影节,它也被邀请出席北美和欧洲多个类型片电影节,可见影片某些潜质受到了瞩目。

《哭悲》导演、加拿大人贾宥廷(Rob Jabbaz)

《哭悲》导演、加拿大人贾宥廷(Rob Jabbaz)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The Sadness

新冠疫情下产生的影片

这部片子能够拍成,起因就是新冠疫情。

贾宥廷介绍说,最初,台湾的新冠疫情控制得很好的,基本上,就是台湾在看着世界其他地方的疫情发展,并不觉得是个大的担忧。

他和制片人商量,这段时间,好莱坞也关闭了,如果我们来拍一部和疫情相关的电影,几乎是没有什么竞争的。当时制片人对他的要求就是,写一个与疫情相关的电影。

贾宥廷当时觉得,影片制作经费不高,不如拍一部非常紧张、很暴力残忍的电影,来展现人性中的悲伤悲哀 —— 于是就写成了这部疫情、病毒、僵尸、人类失去人性与理性、血腥、残忍的剧本

我想拍摄一部影片,受到某种病毒感染,激发出人性最恶的一面。《哭悲》最终在国际影坛引发了更大的反响,让我觉得,这次疫情的影响是全球化的。我感觉,《哭悲》的内核是孤单。世界上有很多人无法与人沟通,无论是友情还是性,他们对人生整体产生沮丧,对社会体系产生绝望,而有一天,病毒令这一切情绪得以释放,让内心的愤怒和不满,让人性恶以某种形式被激发出来,让他们觉得找到了人生的意义和目标所在。
引自 贾宥廷

电影的背景是,疫情发生已经一年多了,大家开始变得麻木,不再相信病毒有突变,带来更大灾害。电视上,病毒学家和政客在讨论,不要把病毒政治化。某天早晨,一对台湾年轻情侣,俊喆和凯婷,在商量着要去哪里度假。但当俊喆把凯婷送到地铁站,一切日常开始大不同:变异病毒开始攻击人的大脑,令人变成具有暴力、性暴力的僵尸。而这对情侣也遭遇了不可逆转的考验。

为什么叫做《哭悲,The Sadness》?

贾宥廷解释说,最初,剧本的设计是,一个人如果受到了病毒感染,其症状是突然大哭 —— 然后,这个设计在实际拍摄的没有进行下去,我就想着,可能到最后需要换个名字。

但是,等到拍摄女主角的结局,我才意识到标题可以留下来,因为电影的结局伴随着凯特的绝望、忧郁和失望的爆发。 她被悲伤淹没。

如何看待暴力镜头?

贾宥廷接受加广中文访问时表示,你可能会觉得这部片子太血腥暴力,但他在拍摄过程中,却是时常提醒自己不要跨过红线

他表示,片中有些部分,我采取了回避直面血腥的方式,不去渲染 —— 而是以相对严肃的方式来对待暴力镜头,它的总体还是很压抑的。

我给台湾送上的一份礼物

我想说,这部片子可能不是为台湾观众拍摄的,但却是我为台湾拍摄的。我希望人们提起这部片子是会说,噢,那部特疯狂的电影,是哪里拍的?啊,是来自台湾 —— 这是我能给台湾的最好的礼物。
引自 贾宥廷

但很遗憾,影片在台湾的票房和口碑并不算好,片子中的暴力、血腥程度,以及被指责厌女的部分,令很多观众感到不适,也引发了争议和批评。

而我们的访问进行时,他给我的一条独家是,这部电影刚被金马奖拒绝。

贾宥廷认为,这个状态可能是因为宣传和发行,不知道拿这部电影怎么办。也可能是,台湾恐怖片的历史或者观影者形成的口味,不是这一类型的。

不过,他很高兴,自己的处女作能够进入瑞士洛迦诺电影节,也在距离故乡不远的蒙特利尔放映。接下来,还获邀去欧洲和北美其他的类型片电影节。

他说,这点上,我觉得很幸运,也希望借着国际影坛的承认,能让台湾观众重新认识这部片子。

相比起备受赞扬的韩国电影《尸速列车》,《哭悲》也有爱和人性的主线,两位主角之间的爱情很温暖,人们竭力想保住理智,但病毒袭击之下,是否可以做到,这部片子给了个更阴暗的答案。

三位主演可圈可点

这部片子之所以立得起来还有个重要因素,三位主要演员的表现都非常不错。比如两位年轻演员朱轩洋和雷嘉汭(Regina Lei),以及配角王自强。

贾宥廷说,选择雷嘉汭是因为她有一张令人想要冲上银幕去保护她的面孔。影片中的两场重头戏,她的演技投入生动,具有爆发力,不像是第一次担纲大银幕的00后演员。

贾宥廷说,当雷嘉汭完成影片最后一个镜头,他被她的表演深深打动。那一刻,他觉得,这部电影是可信的。

影片当中最出彩的还要数中年生意人的扮演者王自强,他的造型和表演令人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 贾宥廷之前曾希望,打造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丧尸反派,看来很是成功。

贾宥廷说,他很感谢王自强,因为他的资历和经验,在片场给了年轻演员很多指导,起到了表演导师的作用。

the sadness 4

片中经典的反派丧尸(持斧头的人)由王自强饰演。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The Sadness

加拿大人如何执导一部中文片?

整个电影的拍摄听上去异乎寻常的顺利。贾宥廷去年五月份开始写剧本,六月、七月开始进入筹备、挑选演员,在八月份开拍,十月份开始由他来进行剪辑以及后期的制作。然后,今年一月份,片子已经在台湾上映了。

他表示,尽管自己在台湾超过了十年,但中文讲得并不好。他的剧本是用英文完成,然后找人翻译成了中文,包括当中有闽南语的部分。

他的感觉上,这样的翻译还是令原本的意思有流失的,比如一些笑话或脏话。

所以在拍摄现场,他对演员说,可以把剧本当作一个指导,然后,以你理解的角色和需要表达的场景来实现。

他说,确实有感觉,当中的语言部分是受到限制的,所以,它里面没有大段大段的台词,或是以台词来带动细节,而我更看重的是情绪的表达。

贾宥廷介绍说,自己计划中的第二部片子依然会在台湾拍摄,可能会在中部或南部,可能会是英语。

在台湾成长为电影导演

贾宥廷来自加拿大最大省份安大略省的密西沙加市。2008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前往台湾,原本打算待上六个月 —— 结果,却在台湾生活超过了十年,并且成了电影导演,这更是他始料不及的。

他说,我那时只有25岁,前往台湾。就是年轻,做事很冲动,想去冒险。我有几个朋友,在台湾街头做涂鸦,我就是想,很酷,可以待个几个月,记录一下他们的状况。

他说,后来我感觉,在台湾,不需要像在多伦多那样工作很长时间,就能维持开销。我有很多时间给我自己,做我想做的事情,就像是在大学里那样的生活方式。

之后,他开始加强自己的动画制作技能,也做商业广告,做自由职业者,然后有了不错的工作,和这个圈子的联系也多起来了。

导演贾宥廷在拍摄现场。

导演贾宥廷在拍摄现场。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the sadness

Yan Liang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