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国际
  3. 国际政治

加拿大前驻华大使赵朴评孟晚舟引渡案:与两名麦克案交织,错综复杂,恐会久拖

8月9日,星期一,孟晚舟走出温哥华寓所,前往BC省最高法院参加她的引渡案庭审。

8月9日,星期一,孟晚舟走出温哥华寓所,前往BC省最高法院参加她的引渡案庭审。

照片:DARRYL DYCK

RCI

赵朴(Guy Saint-Jacques)):今年3月,北京闭门审理了两名麦克案,目前在等待宣判... 我怀疑,中国政府在等待加拿大对孟晚舟引渡案的判决。

背景: 上周三,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公司财务总监孟晚舟引渡案继续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BC省)最高法院进行。

延宕近三年的审理程序,进入最后一个阶段。孟晚舟律师在主审法官希瑟·霍姆斯 (Heather Holmes)面前,做最后的陈述,辩护焦点在孟晚舟案中,美国涉嫌滥用司法程序,以及加拿大侵害了孟晚舟的合法权利。

庭审预计在八月下旬结束,然后法官将就是否引渡孟晚舟前往美国进行宣判。而孟晚舟团队可以继续上诉。

今天,本台采访了前加拿大驻华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先生,请他就孟晚舟引渡案的发展进行点评。

加拿大前驻华大使赵朴先生(Guy Saint-Jacques)。本人提供

加拿大前驻华大使赵朴先生(Guy Saint-Jacques)。本人提供

照片:submitted by Guy Saint-Jacques

赵朴,加拿大前资深外交官,2012年10月至2016年10月任加拿大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间,担任驻中国大使。

问:赵朴先生好!孟晚舟引渡案目前进入庭审的最后阶段。您感觉下一步会如何?

赵朴:如果BC省法官裁定将孟晚舟引渡去美国受审。之后,孟晚舟可以就这一裁定上诉,可以先在BC省提出上诉。然后,法官需要将引渡裁定提交加拿大司法部长批准—— 而如果加拿大司法部长批准孟晚舟的引渡,她还可以就司法部长的决定进行上诉。所以,案件最终可能要打到最高法院。

这意味着,在真正引渡孟晚舟之前,还要经过三道程序以及上诉过程,可以拖上几年。

去年年底,曾有报道称,美国检方正与孟晚舟团队展开谈判,提出推迟起诉协议,孟晚舟可以承认比较轻的罪名,签署协议之后返回中国。但是,目前没有进展。

而想要美国检方撤销对孟晚舟的引渡申请,我对此不抱希望。

今年年初,媒体报道,加拿大现任驻华大使巴顿(Dominic Barton)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花了三个星期,与美国方面商讨对策,但也没有结果。

问:这是否也意味着,两名加拿大麦克,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麦克斯帕佛(Michael Spavor),会继续被中国政府扣押?加拿大政府能做什么?

赵朴:我们都知道,今年3月,北京闭门审理了两名麦克案,目前在等待宣判。这个等待期究竟有多长,我们不知道。以我的经验,这可能需要很长时间。而我怀疑,中国政府在等待孟晚舟引渡案的判决。

所以,我感觉,加拿大没有什么短期解决问题的途径。

背景阅读

77%加拿大民众:不释放两名麦克,加中关系无法修复  (新窗口)

加拿大外交部就中国开审两名加拿大人发表声明 (新窗口)

2020年1月,孟晚舟引渡案庭审期间,有人高举释放两名加拿大麦克的牌子示威。

2020年1月,孟晚舟引渡案庭审期间,有人高举释放两名加拿大麦克的牌子示威。

照片:Darryl Dyck

问:在您做驻华大使期间,2014年,曾发生过住在丹东多年的加拿大传教士加勒特夫妇被中国政府拘捕事件。而当时,是因为加拿大政府同意向美国引渡窃取科技情报的华人苏斌。以您的经验,目前情况下,背后会有哪些运作呢?

赵朴:我们必须记住,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一个不同的中国。自习近平上台后,显示他非常强硬,对外政策越发具有侵略性。我们在加拿大两个麦克问题上看到这一点。对待澳大利亚,仅仅因为澳大利亚要求调查新冠病毒源头,而遭到中国的报复。

当下的状况,我看不出习近平的强硬态度会有什么改变。因为明年,他要面临第二十次党代表大会,那将决定他是否可以打破文革之后的惯例,继续担任中国国家领导人,也就是他是否可以有第三任期?甚至是否可以终身制?(注:中共此前有关最高领导人任期的规定是,不得超过十年两个任期;此外,退休年龄为68岁。)

习近平因此必须表现得很强大。

目前的驻华大使巴顿上任已经两年了。当时,总理特鲁多选择他的原因是,他在中国的关系或许有助于寻找解决问题的方式。但现在看来,毫无用处。

背景阅读:

加勒特夫妇案被关押的日子:加勒特夫妇接受CBC采访(续) (新窗口)

苏斌案判了: 3年零10个月有期徒刑+1万美金罚款  (新窗口)

问:对未来加中关系,您的看法如何?

赵朴:我想,我们应该做好准备,与中国的关系会很困难。目前的状况是或许是处于“不可能更糟糕的状态”,加中两国的高层互动非常有限,所有官方对话已经暂停。

在对华关系上,我觉得,我们应该是有选择性的交流,应该按照国际法的原则来交流。

我认为,可以像美国政府目前的表态,愿意在全球性问题上与中国合作,在共同利益的基础上合作,比如大疫情,比如气候变化。

但我们需要捍卫我们的价值观和保护我们的利益。比如人权问题上,在中国的新疆,西藏,香港问题方面;比如新冠病毒溯源问题上,

比如在贸易方面,中国需要遵守国际规则,例如它在加入世贸组织时曾经承诺要开放市场等等

对这些问题,加拿大政府政策应该更清晰。


采访:梁彦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