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国际

从吴亦凡事件看加拿大米兔运动推动下的文化及司法变革:专访记者、女性问题研究者施雅芳

2018年8月,吴亦凡在多伦多参加iHeartRadio MMVAs 活动。

2018年8月,吴亦凡在多伦多参加iHeartRadio MMVAs 活动。

照片:Frank Gunn/The Canadian Press

RCI

几个关键词:性侵/家暴案特别法庭、法官接受尊重性侵受害人培训、« 同意 »概念、以及性教育...

据中国媒体报道,7月31日,北京朝阳区警方发布一条震撼性公告,加拿大籍的中国顶流明星吴亦凡因涉嫌强奸罪被刑事拘留。这也令喧嚣了一段时间的吴亦凡涉嫌性侵事件有了切实的进展。


吴亦凡是中国这几年米兔运动,#MeToo中,涉及的最有影响力的人物。
女权主义者吕频发表文章,标题是女性自我改变的胜利,并写道,中国米兔最大的特点,就是因为这些无名女性的坚持,才得以维持,并且不断扩大。
而在加拿大的华裔社区,吴亦凡事件也是大家的关注的热点话题。今天的节目中,加广采访了记者、女性主义研究者施雅芳。

本期嘉宾施雅芳。(本人提供)

本期嘉宾施雅芳。(本人提供)

照片:submitted by Yafang Shi

问:施雅芳女士,你对事件的观察如何呢?这次事件的成功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施雅芳(以下简称雅芳)我觉得,我们可以撇开事件的具体细节,从比较宏观的角度来看。中国目前的环境,有父权也有资本的因素。同时,中国也没有言论自由,公民社会也是不健全的,那么中国女权主义者能够在没有什么活动空间的情况下,女性通过社交媒体发声,最后可以说是“扳倒”了大明星吴亦凡,这是一个很值得观察的现象。

我认为,这次事件成功的原因,有宏观的因素,也有微观的因素。从宏观因素看,西方是从四年前,中国国内是从三年前,开始了女性的 #米兔运动 (#MeToo, #我也是),在这个运动过程中,女性自身自我意识有了相当大的提高。

而这一次吴亦凡事件,我觉得能够成功的重要一点是,女性之间的相互支持,女性帮助女性,尤其是可能的受害女性之间的相互印证,当中表现出女性的情谊。

我读到有一个帖子,标题是:吴亦凡被刑拘,是女孩救了女孩。它里面有一段话写得非常对:感谢所有发声的女孩儿,女孩们说话有用,说下去。这就说明,女性发声的重要性。

还有一点是,吴亦凡是个名人,当中也涉及到两人力量的不对等,涉及到利用权力侵害。在这样的情况下,女性的团结就特别重要。

问:是的。米兔运动最初曝光的都是些名人,比如好莱坞大鳄韦恩斯坦,比如明星考斯比,再比如日本的女记者伊藤诗织,她也是扳倒一个势力强大的人。这些事件在社会中引发更大的讨论,也让米兔运动更为人所知。你觉得吴亦凡的事件,会在中国社会起到这样的一个作用吗?

雅芳:我觉得这一事件在中国的米兔运动中,会是一个节点。个案的成功还是很重要的,对正在维护权益的女性来说,是个很大的鼓舞。
因为整个社会,一旦涉及到性侵这类案件的时候,很多女性不愿意站出来报案或公开。为什么?

首先是因为,站出来发声的女性很容易受到荡妇羞辱,受到二次伤害。比如,控告吴亦凡的女孩都美竹,在警方上次通报中,甚至提到她想红。但这是非常不公正的,想红与性侵案没有什么关系。而且,女性有自己的个人目标,没有什么可指责的。

我觉得,整个社会对性侵受害人都是非常不公正的。在加拿大,有一个口号是相信幸存者,还有一个口号,是中国女权主义者提出的”我也不是完美受害人“,这些都是为了消除一种文化,或是要建立一种文化,就是相信幸存者,消除荡妇羞辱。

吴亦凡,1990年出生于中国广州市,10岁与母亲移民加拿大;15岁至17岁曾回广州读书;之后,返回加拿大。18岁前往韩国接受艺人训练。2012年在韩国出道。2014年进入中国国内发展,成为音乐人以及演员。曾参演《老炮》《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西游伏妖篇》等。(信息来自百科百度)

问:我们再来看看加拿大。这几年的米兔运动,影响还是很大的,带来观念上的改变。你觉得,从加拿大米兔运动中,有哪些地方是值得分享的?

雅芳:米兔运动发展到今天,我觉得有一些概念和做法是值得和大家分享的。首先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同意原则,Consent。在米兔运动中,这是很核心的概念。Consent的意思就是同意,情愿的。如果你没有得到同意,就是性侵了。在加拿大,性侵的定义是很广的。通常我们提及性侵会想到的是强奸,违背个人意愿的性行为。但其实,它有更广的范围,比如违反个人意愿的性触摸,在加拿大的法律中这都属于性侵。

加拿大定义针对女性暴力包括:强奸、性侵犯、性骚扰、不情愿的触摸、性胁迫、性交易、强迫绝育、性奴役、强迫卖淫、和强迫怀孕等

米兔运动过程中,关于同意如何定义,有一个过程。比如,米兔运动开始的一个口号是不愿意就是不愿意,no means no,而后来的口号是愿意就是愿意,yes means yes。这两个口号的不同点在于,前一句是要求受害者提供证据,表明自己曾经说no,曾经拒绝;而后一句是要受指控的那个人提供证据,证明得到了对方的同意

还有一个重要的概念是,同意是贯穿性行为的整个过程的。即便是开始是愿意的,在过程中,如果有一方不愿意了,另一方也需要停止,不可强迫。

此外,性侵的概念,不仅仅是发生在有陌生人突然袭击你这类场景,在有亲密关系人中也是存在的。无论是男女朋友,甚至是婚姻关系中,违反对方意愿,强行发生性关系都是性侵。

问:在消除性侵文化这个目标当中,首先是个人的意识,再有,一些公司企业的文化的改变,而最终是,米兔运动通过立法来改变社会在性侵事件中的偏见。在这个方面,加拿大做得如何?

雅芳:我觉得米兔运动有不同层面的目标。第一是,直接涉及到性侵案件的时候,司法制度如何回应。

我们注意到,很多米兔案件,都是先从社交媒体曝光开始。那么,为什么不直接使用法律程序来解决?是因为法律程序是不完善的。

加拿大今年发生了两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今年二月,魁北克省发起一项计划,将成立性侵和家暴特别法庭,专门来处理这类案件。其中主要的一个原因是,目前性侵的报案率非常低,大约只占5%,可见目前的司法程序不能给女性带来信心。

5月,魁北克省的司法部长Simon Jolin-Barrette宣布成立一个工作委员会,对这类特殊法庭的可行性以及具体如何实施展开研究。

再有,今年5月,加拿大参议院通过了一项法案,这个法案要求,各省区获得联邦任命的高级法院法官,必须先同意接受尊重性侵受害者以及反对系统性种族歧视培训。

第三,整个社会环境和文化的系统性改变。

其实无论中西,文化里还是有父权思维的。出现性侵的一个原因是将女性物化了,把他们当作性对象。这需要整个文化上的改变。

所以,性教育是非常关键的一环,是改变年轻一代性观念的重要手段。前几年,安大略省搞得沸沸扬扬的性教育大纲,其实里面一个很重要的核心就是同意概念。
施雅芳

问:具体到吴亦凡的案件,最新的信息显示,他的微博和其他社交媒体的账号已经被全网封杀。你觉得在这个案子审理中你希望看到什么?

雅芳:吴亦凡事件还在进行当中。如果他受到正式指控,希望中国的司法部门能够在公开透明的基础上进行审理,他也有权利为自己辩护。这个过程对整个的米兔和女权运动都是非常重要的。

不过,在国内,米兔案件审讯并不那么顺利,比如弦子诉前著名主持人朱军性侵案。弦子希望公开审理,但她不仅没有得到回应,反而被微博禁言一年。

后记:

按照警方的公报,吴亦凡是属于加拿大国籍,那么他会得到相应的加拿大的领事服务。

本台会就事件继续进行追踪。


采访:梁彦

China@radio-canada.ca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