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国际
  3. 历史

党史不说的那些事(4):为什么会发生皖南事变(下)?

毛泽东。

毛泽东在延安抗大发表讲话。

照片:Getty Images / Hulton Archive

Wei Wu

1939年3月德军占领捷克后,斯大林认为这是西方帝国主义国家企图引导德军东进入侵苏联的国际阴谋。他警告毛泽东,代表大资产阶级的国民党可能也会采取类似行动,出卖中共,与日本妥协。赖小刚说,毛泽东是个多疑的人,斯大林的判断和他自己的感觉吻合,他决定先发制人,进军华中,同时要求新四军北上,国共之间在这一时期的摩擦和冲突因此大幅度增加。

赖小刚。

加拿大华裔学者赖小刚。

照片:Li Hongyan

当时的国际局势直接影响了毛泽东和蒋介石的决定

1940年6月,欧洲战局发生了惊天动地的改变:法国战败投降,英国危急。当时国民政府的物资供应主要靠英美从滇越铁路和滇缅公路运进来。现在英国自身难保,日本趁机逼法国关闭滇越铁路,逼英国关闭滇缅公路。蒋介石忧心忡忡。

英国深知自己无力同时对抗德国和日本,因此决定在远东地区只随美国行事,并以维修为名关闭滇缅公路三个月,意在观望。如果美国不支持国民政府抗日,英国也将与日本妥协。赖小刚说,1940年7月到9月底是最关键的时期,蒋介石焦虑到神思恍惚(蒋日记中语),而毛泽东则担心国民党支撑不住,致使斯大林关于蒋介石会牺牲中共与日本媾和的预言成为现实,因此加紧调集新四军北上与八路军会合。新四军占领黄桥,正是因为这个小镇地处从江南到苏北的通道上,此时格外重要。

毛泽东的国际情报没有跟上局势的急剧变化

军队。

1940年7月,德军部队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上行进。

照片:Getty Images / Hulton Archive

英国在观望美国对日本的态度,而美国此时也不愿意刺激日本。日本觊觎东南亚的法国殖民地,但因忌惮美国的反应也在犹豫,没有在法国战败后立刻采取行动。各怀心事的三方因此达成某种脆弱的平衡。

打破这种平衡的是1940年7月上任的日本外务大臣松冈洋右。他主张日本和德意结盟,认为这样一来就可以震慑住美国,日军就可以挥师南下。他的主张得到了日本强硬派的支持。同年9月,日本入侵越南北部的法属殖民地,几天后,日本、德国和意大利签署三国同盟条约。

这是英美最不想看到的事。但既然它已经发生,原先的顾忌就再无必要。美国立刻全力支援国民政府,同时对日本实行贸易禁运。蒋介石精神大振。他在得知日德意三国结盟时就意识到这是一个转机。三国同盟条约签订当日(9月27日),他在日记中写道,如果三国在柏林签约的消息准确的话,中国抗战的困难又减少一层。

三巨头。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三巨头”在1943年的德黑兰会议上。左起:斯大林,罗斯福,丘吉尔。

照片:Getty Images / Keystone/Hulton Archive

而此时毛泽东的情报似乎出了问题,使他没有及时发现国际形势已经发生了根本性逆转。三国同盟条约签订时,黄桥战役正进入规模更大的第二阶段。十月初,新四军大胜。但是这场胜利在当时的形势下却使毛泽东陷入了麻烦。他向周恩来分析国际局势,认为如果德国攻下英国,日本攻下新加坡,蒋介石左右摇摆,对中共是最有利的。但是现在国民政府坚决抗日,而惩处中共和新四军的呼声高涨。他无法为这场痛殴国军的战役辩解,也不知道怎样阻止随时可能落到新四军头上的惩罚。

苏联恢复对国民政府的武器供应让毛泽东看到一根救命稻草

赖小刚说,斯大林因恼恨国民政府没有在国际联盟开除苏联时表达支持,在1939年12月停止对国民政府的武器供应。到1940年11月时,苏德开战在即,苏联为了免除日本对西伯利亚的威胁,决定恢复对华武器供应。

苏联过去曾不时暗示国民政府不要碰中共。因此蒋介石这次如果坚持惩戒新四军,可能会又一次得罪苏联,失去这批国民革命军迫切需要的武器。毛泽东认为这是蒋介石的软肋。11月24日,苏联告知蒋介石将恢复对华武器供应。11月28日,毛泽东同意了刘少奇等人攻打曹甸的建议。

蒋介石。

1938年,蒋介石在汉口发表讲话。

照片:Getty Images / Central Press

但是蒋介石从苏德外交互动中发现两国关系急剧恶化,从而意识到苏联此时对国民政府的依赖远远超过国民政府对苏联的依赖,因此断定苏联此时不会为了护着中共和新四军而切断武器供应。曹甸战役后,蒋介石下决心惩处新四军。苏联武器供应没有成为他的软肋,但是曹甸一战确实成为导致皖南事变的最后一个原因。

1940年1月底,苏联的第一批武器运到,包括250架飞机和200门大炮。

赖小刚说,1939-40年期间,国际局势急剧变化。苏联、英国、蒋介石、毛泽东和日本这五种势力对这种变化的反应,中国是战是和,抗战之路如何走,这些问题都在皖南事变上体现出来。毛泽东在这个过程中的决策也反映出他和中共没有战略情报的搜集和分析能力,因此在对国际国内形势的判断上有重大失误,等到发现时已为时过晚。另外,毛泽东的倔强、好胜,以及如曹操般宁可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的多疑个性,也在皖南事变上表露无遗。

(注:此文在日期、史实和蒋介石日记引用上多参照赖小刚文章《苦撑待变:南京失陷到皖南事变期间的蒋介石 (新窗口)》。)

[ 赖小刚在加拿大皇家军事学院政治系和女王大学历史系任教,同时开办自媒体“赖子聊书 (新窗口)”。

Wei Wu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