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艺术
  3. 书籍

华人在西方:加拿大华裔作家王熙傑的《我们孤单二人》

一个男子和一本书。

华裔作家王熙傑的短篇小说集刚刚获得加拿大作家协会的格里德文学奖。

照片:House of Anansi Press, Mike Grippi

RCI

上星期四(5月27日),加拿大作家协会宣布把今年的Danuta Gleed文学奖颁给华裔作家王熙傑(Jack Wang)。这个奖项专为加拿大的英语短篇小说作者设立, 奖金为一万加元。王熙傑在去年出版的《我们孤单二人》(We Two Alone)为他赢得了该奖。这是他出版的第一部作品。在加拿大作协宣布这个消息的次日,他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王熙傑说,这个文学奖是约翰.格里德(John Gleed)为纪念自己早逝的作家妻子而出资创办的。今年入围的候选人当中有好几位他熟悉的优秀作家。能和他们比肩已经是很大的荣幸,获奖对他来说更是意义重大。

一个男子。

王熙傑目前和妻子及两个女儿生活在纽约州伊萨卡市。

照片:MIKE GRIPPI

《我们孤单二人》中包含六个短篇和一个中篇。它们的主人公是在过去一百多年中生活在世界各地的华人:热爱冰球但屡遭排斥并惨遭暗算的温哥华少年,1937年上海沦陷时与丈夫生离死别的年轻妻子,二战期间在维也纳暗中救助犹太人的中国总领事,或是在伦敦与白人姑娘相恋的牛津大学生。

时间和空间跨度如此之大的故事,需要花更多的时间查资料,也需要对历史相当熟悉。书中短篇之一《碎玻璃之夜》的构思最早来自王熙傑在上海看到的一个纪念中华民国驻维也纳总领事何凤山的展览。何凤山曾利用职务之便暗中发给上千犹太人去上海的签证,被称为中国的辛德勒

过去是我探索自己感兴趣的素材的一种方式,也是一种反映自身经历的方式。通过过去把自己的经历折射出来是一种更有意思的创作。
王熙傑,加拿大华裔作家

另一个短篇《事物本性》中的年轻妻子艾丽丝追随丈夫到中国行医。日军进攻上海时,身为医生的丈夫拒绝和她一起撤离。她怀着身孕逃到芜湖亲戚家中,藏在地窖里躲过了日军的搜查。王熙傑说,这一段芜湖历险是他外婆的亲身经历。

《我们孤单二人》中最早完成的两个故事都涉及到冰球。一个主人公是生活在温哥华唐人街的少年,另一个是弗罗里达的冰球运动员。两人生活的年代相隔百年。王熙傑说,完成这两个故事后,一个作品集的构想开始出现了。对生活在北美的华人来说,二十世纪初和二十一世纪初是很不一样的。他希望通过这个短篇小说集的弧度表现出这种不同。

写这本书,我尝试让更多的人意识到这个问题。我希望这本书讲述了华人在西方社会的一部分真实生活。
王熙傑,加拿大华裔作家

另一方面他注意到,事情并不是永远朝着一个方向发展,而是时进时退。一百年后,种族歧视本来已经很少通过明目张胆的身体伤害表现出来。但是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针对亚裔的仇恨行为增加,华人又重新开始需要为自己的人身安全担心了。

他说,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仍然有一些人认为亚裔不再受到种族歧视。一年半以前,读者可能会觉得他的小说描写的都是历史。但是新冠疫情的到来在某种程度上使他的小说有了更大的现实意义。

49岁的王熙傑出生在台北。幼年随父母从台湾移民到加拿大。他先后毕业于多伦多大学、亚利桑那大学和弗罗里达州立大学,目前在纽约州伊萨卡学院写作系任教。他目前正在创作的长篇小说《铆工》(Riveters)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加拿大华人士兵为题材,预计在2023年出版。

We Two Alone, by Jack Wang, House of Anansi Press, 2020.

头条